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时明月在

放我去追逐那尘缘脚步

 
 
 

日志

 
 
关于我

心总是孤芳自赏的,情总是很难外放的,灵魂却是流浪的 流浪在丽江的古老街头,偷闲在自家的院落里,发呆晒太阳 QQ605643007 苏苏:15987935700

网易考拉推荐

从零七到零九年事情纪要  

2009-05-30 21:33:45|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零九年,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一直不想说,可是我怕会有个万一,我就没有办法挽回一些东西,所以特此纪录

我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式接手丽江北门街玉河商场四十一号骡马驿栈的一半股分,因为我手头钱不够,原股分主人吕婕同意她名下百分之五十的股分转让到我名下,但是我保留她百分之十的股权,还有阿春的百分之十,但是这百分之五十是挂在我名下的

零七年一月一日,我正式建帐

同时,另外百分之五十的主人阿依娜《原名周林》也把她的百分之五十转给周军的股分,她做为中介,转手给了渔民《原名殷之新》,因为此前渔民在广西南宁有开茶店,所以客栈更名为苏珊驿栈后,全权由我管理

零七年五月中旬,渔民由于个人原因,需转让手头股分,由我牵线,三万五,就把手头百分之五十的股分转让给了高宇

零七年我们合伙得还算愉快,在此期间,认识了好多朋友,认识了高宇零七年四月认识的女朋友佳妮,福建的珠珠,南宁的猪猪,重庆的小四,在丽江开茶店的小林等

零八年一月雪灾,三月藏独,五月地震,我相信很多在丽江长呆开店开客栈的朋友都会觉得这个零八年实在是灾难多多,生意难做,亏损多多,我四月中旬时找了个义工,叫做陈磊,是四川棉阳的,他原本零六年十二月时候来过丽江,并和我这里的三个客人结为了兄弟姐妹,零八年他因为些事情心情不好过丽江玩,谁知路上丢失了行李钱物等,到了丽江后便做了我客栈的义工

五月下旬,来了吕婕的干弟弟果实,和他的老婆在我这里住了一个月左右,六月底七月时,杨凤和梁锦华,苟虹,钟义等在我这里包月住

十二月初,丽江游群里的苏缘来到丽江并说要包月住

高宇在十二月中下旬时来到丽江并游说苏缘投资装修客栈

我并没有发表意见

一月开始搞装修

我在丽江古城开客栈的朋友陈科等人皆说客栈装修报价太贵,我前合伙人在我们客栈上面不远处也开了个客栈叫轮回客栈,他也说这三万八的报价太高,估计二万多就可以了,因为他哥哥就是搞装修的

我和苏缘提了下,他也听到了渔民和陈科亲口说过这话

但他没有说什么,这钱他是认了,我觉得他是个傻瓜

我在网上和吕婕说了这事,她说她要找阿春过来看看,我同意了

高宇听苏缘说了我朋友说客栈装修报价高的事情后,和我大吵了一架,并说出很多事情并要我认错,我无意理他,零七年我犯错误我也改过了,零八年我一分钱工资没有拿,一个月一千,一年就是一万二,加上亏的钱,我零八年整整亏了一万五多在客栈里

高宇不依不饶,说我没有投资就没有说话权,这个装修是他和苏缘出的钱,所以我没有权利发表意见,我觉得他太过分,并和他争吵了起来,他说不管你怎么样,最好不要乱说话,不然他是可以赶我出去的,因为他和苏缘找房东周丽刚重新签订了租房合同,没有我在上面所以他可以随时赶我走,我冷笑,这话也是他可以说得出口的,之前所有的租房合同,转让合同等他都拿走了,并当着苏缘的面说那合同的确是他拿的,也没有了

这就是我的合伙人!!!

我们的客栈是没有任何牌照的,位于丽江北门街玉河商场四十一号,门口有棵大柳树,三年以来有多少客人是我接待过的我都数不清了,这附近所有的邻居都晓得我在这里住并开客栈,之前的股东阿依娜,现在仍是我的邻居,在北门街玉河商场四十号开骡驿二号店,我发觉我己经不想理会这种人了,要翻脸我也不是输家,我真是累了,我在装修末的一月底,把所有属于我苏凌珊晚的三十多个网络帖子交了出来给苏缘,包括了交电费交水费交网络费的地址,送米的地址,我用于联络客人的四个QQ ,还有公帐,登记本全交了出来

高宇才开始时候用很置问的口气说我这样子在和他赌气,也不想想,话都说到了赶我出去的分上了,还有转回的于地吗?我也不是苏缘那种傻瓜

阿春在过年前来到了丽江,她胆子小,一来到就住在渔民的轮回客栈里,没有到我们客栈来住

她要求查帐,也听了些高宇的一面之词,就和高宇跑来找我算帐

她和高宇认为,零八年我的客人很多,她不相信我亏了一万多,高宇还说我估计吃了三万块,我止不住的冷笑,我们客栈在象山的半山上,平日里我古城的朋友都是找不到我家的,一个游客也不会找上我家来住,客人全来自网络,本来客栈就才四个标间三个普间,满打满算都不可能除开支外还能赚三万,零八年灾祸不断,全国的人都在怕地震怕藏独,丽江本来就是在藏区边缘,多数游人都不 敢来了,大半年人都没有,整个丽江的客栈都在亏,居然还有人说我这个偏僻的客栈能除开支外赚三万,我真是太无语了,想挑我的错处也不要这么没见识,我直接说了:开支帐上的钱,都是有单位的,你们可以直接去查单子,也可以直接到这些我交费的地方查帐,这是可以查得出来的,还有就是我登记帐上的人们从年前到年尾都有,可以一一打电话问询,如果有一个帐错我百倍相赔!!阿春见我这么说了,也是看我很生气了,就跑下楼了,高宇不走,还要在和我吵在指责我,并说要我小心我家里,我真的是太生气了,我很高声的说,你要不要我把我家里的地址给你,我亲戚朋友的地址名字给你?你可以一个一个的去问候并且做些什么,我不怕,你有本事去啊,我家在XXXXXX,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去叫你朋友开始了!!

以前真的是觉得高宇还是个不错的人,零七年的四月,丽江游群开始建立,并组织第一个全国各地的朋友在昆明集合,到丽江在我们客栈落脚的群体,网络上,高宇叫做嘿嘿,现实中大家都叫他小黑,他是这个集体的领队,群里的佳妮,就是在这次集会中才认识并做他女友的

那时候觉得他这个人热情并很能说,办事能力也不错,当年的四月,真是满开心的,现在想想真是悔不当初

做为他的合伙人,为他遮掩了多少事情,南宁的李XX,湖北的王佳翎,还有格格等人,反倒因为我零七年过年时的义工童话,跟王佳翎说了些她看到的,却骂到我头上了,这倒也罢了,新房租合同,他说周丽刚不待见我,所以签新合同我就不要去了,签好了,却说我在合同里没名字,想赶就赶我出去,心都寒了

还有那个苏缘,虽然用了前妻的钱付了这装修费用,也这不是钱吗?为什么我们提出异议却不听从,反倒要多花钱,真真是个傻子

零八年年底,我搬到了原厨房处,这个房间重新装修了一下,很小,我还是忍下来了

阿春在苏缘前妻处说了些事实本有的话,却给苏缘麻烦了,高宇就直接找了阿春麻烦,并把阿春原出资一万给了她

我和吕婕商量了一下,找高宇说了,我名下的百分之五十,有阿春的一万,吕婕的六千,我有二万,我可以只拿来一万八,我就搬出客栈不要这股分了

高宇答应了,说半个月内给我钱

快二十天过去了,他并没有给我钱,我找他说话,他说是湛江的阿米想要,后来阿米下去就说我开价太高,一万他就要我的股分了,我气极了,我开价?谁转让客栈不是从自己出资的钱上再加些?我还倒减了二千了,这是开价?我直接说你可以走了,为人不要太过份

高宇怪我赶走了阿米,换谁也不可能这么便宜的出让,我也不是傻子,任什么我要折半价出让?

我想了很久,和吕婕商量这事不能再拖,吕婕也同意了我的观点

我在五月二十二号,搬到了门边上的第一间标间居住了,也说了,直接把我和吕婕的出资给回,我马上搬走

高宇和苏缘说我把他们逼到绝路,我觉得真好笑,谁逼谁呢?整个事情里,大家都清楚不可能会很平和的相处下去,既然没有可能,为什么不能一拍两散?我之前不管客栈的所有事情了,但是我却很坦荡的把客栈的所有资料所有客源网络交出,并在之后还给苏缘和后来接了一些股分的阿新一些可用的司机电话,并说了周边出游的团队订单电话和注意事项,我心里坦荡荡的,全无亏心

我和吕婕的股分出资加起来,就是二万六,并不是很多,现在管理客栈的三个,高宇,苏缘,阿新,却说没有钱,就是不愿意

拖着有什么意思呢?高宇说一个月给我四百块让我出去租屋住,并签个还款协议,我心寒得很,四百块,连我们客栈的包月普间价格都不如,我们客栈的包月普间都五百一间呢,四百就想把我扫地出门,谁也不是傻瓜吧?

后来高宇又说,先给我两千,后面的再说,二万多,先给二千,哄小孩啊?

我直接说了,离七月旺季还有一个半月,给我原始出资我就马上离开,别的话不用说了

不要说我心狠,之前的事情你们做得出来,那我也不想和你们相争,我要回我的钱直接走人还不行吗?难不成还想我净身出户?做人也不能太过分了

现在是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晚上十点五十七分

我,苏凌珊晚,于此留言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